十堰广播电视台-十堰广电新媒体信息门户网站

用现实主义精神还原神话时代——本报专访《大舜》编剧张晓虎

2019-05-14 20:45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背景选择: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没有大牌,没有高颜值,没有大肆炒作,正在山东卫视播出的电视剧《大舜》就那么悄然地火了起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镜头中的一切是那么令人惊奇,生活在蛮荒时代的初民,面对滔天的洪水、奇异的天象、种种不期而遇的灾难,是那么无奈而又那么坚强。在几千年的口耳相传中,有关尧舜禹的各种神话传说将上古描绘成一个神话时代,因为在那样一个人力物力极度匮乏的时代,似乎只有超人力才能护佑我们的祖先一次次地逃过灭顶之灾。但是在电视剧《大舜》中,编剧张晓虎的笔下没有出现“怪力乱神”,我们华夏民族的祖先完全凭着自身的智慧和勇气与自然抗争,虽然步履艰难,但却生生不息,缓缓前行。张晓虎说,“《大舜》要做的就是用现实主义精神,还原一个神话时代的故事。”

事有所本   情有所依
      刚接到创作电视剧《大舜》的任务时,张晓虎有些许的兴奋,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是一个苦差事,而且极有可能出力不讨好。
      “摆在我面前的难题有两个,一是有关大舜、有关那个时代的资料太少了,尤其是细节资料几乎就没有。其二,这是一部历史剧,而且是一部关于上古时代的历史剧,不神话、不戏说、不穿越,那么用一个什么样的风格去写这个题材才能赢得市场、赢得观众?”
      当年《大舜》电视剧立项的时候,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和山东广播电视台等有关方面也同样为这两个难题挠头。在他们看来,能写好这个题材的人必须有两把过硬的“刷子”,第一是必须有深厚的史学素养,第二是必须懂编剧。他们将全国的编剧扒拉了一个遍,最后找到了张晓虎,这两把“刷子”张晓虎都有。张晓虎告诉记者,他的老本行是研究历史,在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做思想史研究,很早就接触过有关上古的历史资料。而他同时又是电视剧《那些年那些事》《女子军魂》的编剧,这些电视剧在热播时都曾收获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首先是案头准备工作,这一步花了张晓虎很长的时间,《史记·五帝本纪》中的《舜本纪》是他可以凭信的最核心资料。
      “即便是这点最核心的资料,也是司马迁采自樵夫野老,根据传说写成的。毕竟尧舜禹的故事距离司马迁的时代还有2000多年呢,所以其中肯定有不少捕风捉影的东西。但是经过了2000多年的检验,有些基本的信息点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因此《舜本纪》成了我最重要的创作根据。”
      《舜本纪》不过2300余字,只有骨架没有肉,这点资料远远不能满足一部电视剧的容量。《竹书纪年》、顾颉刚的《古史辨》和其他杂文野史被纳入张晓虎的视野,他把能搜罗到的其他有关上古的史学记载和传闻汇总起来,作为创作《大舜》的第二部分文字资料。
      “第三块资料是硬碰硬的,是大量出土的考古学资料。像观众在剧里看到的人拖、牛拖,都是考古发掘出来的实物,不是空穴来风瞎编的。”从人拖、牛拖到车轮、牛车的出现,张晓虎在剧中为观众梳理出一个华夏文明艰难进展的脉络。
      但是仅仅这些,还是远远不够。大舜是一个4600年前的人物,《大舜》要反映的是一个开创性的时代,这个时代的前后跨度有100年之久。那个时代我们祖先的生产、生活、战争、音乐和宗教是什么样子?在这100年的时间长度里,我们祖先的文明是怎样演化的?所有这些背景性的问题,可供查阅参考的资料中没有明确答案,要鲜活、生动地描绘那个时代人类的生存画面,必须借助于合理的想象。
      “不仅是编剧,即便是历史学也是允许想象力存在的,因为哪怕是那些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很多东西也是找不到实物佐证的。到今天为止,谁也没有发现尧舜禹那段历史的地下考古资料。比如学界曾经很有影响力的《古史辨》中,甚至认为尧舜禹这三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史学家顾颉刚甚至认为大禹就是一条虫子,不是人。”
      《大舜》剧本一写就是4年,期间易稿12次。大舜的一生、他所处的上古时代在张晓虎的笔下一天天清晰,一天天完整,终于有一天,张晓虎长出了一口气,他觉得大舜的故事可以完稿了。
      “通过在妫汭建都,大舜第一次向华夏和东夷展示了自己超人的才华,得到了两大部落联盟的认可,唐尧把两个女儿都嫁给了舜,这些故事司马迁都有记载,这个基本框架我没有改动。在我的故事中重点突出描写的,是华夏、东夷两大部落实现不流血联盟的过程中,大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对三苗的战争中,虽然有杀戮,我重点强调的还是大舜的怀德怀仁,这里面有一场戏,大舜抚琴演绎南方的《南风》,瓦解对方士兵的意志,最终以仁德之风征服了有苗氏。这样,中国大地上最大的三个部族,华夏、东夷、有苗,就在大舜的手里实现了统一,为以后夏王朝的建立奠定了一个统一国家的雏形。所以我的故事主线是重点表现大舜开天辟地的一生。在项目论证会上,我谈了一个观点,我说这是一个大题目,我们决不能把它写小了。我可以不夸张的说,《大舜》剧本写得吞天吐地,气势恢弘。”

放大  正常  缩小 置 顶 打 印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田园:与女儿更像是好朋友
下一篇:京东跨界联合四川广电网络,探索无界零售无限可能

分享到: